招股书公开之后如何看待比特大陆?-黑部财经

3周前

吴忌寒和比特大陆在招股书公布前的媒体报道中,出现太多次的词汇是“不予置评”,对于媒体的角度来说,这一个词带来的效果大多会是:因疯狂的好奇心激起媒体的疯狂挖掘。故而比特大陆从上市消息传播,便有了疑云。

9月26日港交所即公布了比特大陆确认的“招股书”,媒体报道的形容词中,同属“不”字的四字词汇又多一词“不攻自破”,除了矿机发布等一定是确认的消息,比特大陆的公开消息第一次全面的得到展示。

随之而来的市场反馈颇为高涨,连续两日,吴忌寒所支持的BCH两次暴涨,分别短时间内涨幅近乎20%和10%。

同样增长的还有很多蚂蚁矿池的算力比例,在9月26日下午招股书未发布时,蚂蚁矿池24H内所占算力比例仅为17.2%,而在招股书发布后的第二天,24H算力占比已跃升至20.2%,其孵化的矿池BTC.COM也在占比上有所提升。

自以太坊跌破200美元后,整个区块链行业开始进入冬季,二级市场不景气带来的连锁反应让很多项目羸弱的本质曝露。残势必露凶相,坐庄收割,迅速离场。区块链行业最要命的信任开始下行。

如果比特大陆可以顺利完成港交所敲钟,这将是区块链行业重建外界信任的转折之响,借此,重振旗鼓。但无法预知比特大陆是否如愿,只知招股书是个开始。

招股书的关键数据

比特大陆的483页招股书中详实阐明了比特大陆的实情,比特大陆刚刚开始进入公众视野时,其矿机销售量巨大,旗下拥有的矿池和算力更是近乎整个比特币网络的51%。被称作矿霸,而在招股书披露中,表象下的信息更加全实。

据招股书披露,比特大陆净利润依旧尤为可观,已从2017年上半年的8300万美元增长至2018年上半年的7.43亿美元,同比增长794.8%。而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则高达11.23亿美元,已是行业独角兽之列。

但值得注意的是,因加密货币市值下跌带来的整体影响,连带影响了比特大陆最大的收入来源矿机销售以及自营挖矿业务,表现的数据即是毛利率的明显下降,从52%降低至36%。

招股书中对此有说明,因加密货币市价波动,导致矿机平均售价下跌,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卖出了187万台 BTC/BCH 矿机,其平均售价已经从2017年的1160 美元下降至 1012 美元。对于市值下跌更大的其他加密货币矿机,价格已降至1000美元以下。

矿机价格下降构成了比特大陆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其次是因挖矿难度增加导致的自营挖矿业务收入下降。从业务比例上来看,自营挖矿的收入和盈利占比在逐年降低。2015年自营挖矿收入和盈利占比高达20.3%,2018年上半年已经降为3.3%。虽然比例上很大程度上决定于矿机销售收入比例的大幅度增加,但盈利的考量上则表明了挖矿收入在减少。

招股书中表示,比特大陆主要运营BTC.COM和蚂蚁矿池两个矿池,占比特币全网算力约37.1%。矿池主要通过抽取类似技术服务费的方式盈利,占比特大陆总收益1.3%-2.7%。矿场主要提供矿机托管服务,基于电费和维护成本向客户收取托管费,2016年和2017年年度占比特大陆收入的1.9%和0.8%。

此外,还有一项关键数据,即比特大陆对加密货币增持明显,据近期泄露的比特大陆 pre-IPO 投资者文件,比特大陆持有近102.1万枚 BCH。与2017年相比,增持BCH约18万枚。截至2018年上半年持有加密货币资产共计8.9亿美元,占总资产28%。

但加密货币收入仍无法计入经营性现金流,并且,据财链社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BCH的跌幅高达87.09%,尽管对加密货币数量的增持可以为比特大陆持有总资产量保值,但加密货币的整体趋势仍不明朗,对于考验现金流的上市主体,比特大陆有巨大危机隐藏。

招股书之后如何看待比特大陆

招股书的公布是港股上市的第一步,但对比众多上市艰难的企业,比特大陆在未敲钟之前,都还是未知,没有放弃IPO,是比特大陆的信心加持,也会是整个行业的希望。

对于上市企业,如何可以保证其主体盈利能力和上市后流通市值的对等是考量该企业能力最重要的部分。

从比特大陆的业务分类上来看,矿机销售、自营挖矿、矿场、AI芯片等四大业务分类中,矿机销售仍是主要现金流来源,其AI相关业务暂无更多开拓消息。因此,还可以继续将比特大陆以硬件厂商的模式来评估其盈利能力。

但以目前加密货币挖矿和S9矿机的滞销情况来看,比特大陆并不乐观。比特大陆可以在众多矿机厂商中独占鳌头,依赖于比特币发展的大背景和先进的生产技术。从技术迭代的方向上看,硬件的迭代必然会向性价比倾斜,并且在性价比倾斜的同时,由技术决定的产品代差将趋平,对于矿机行业,挖矿能力、量产能力、功耗比等关键的技术数据会无限趋同。巨头垄断可决拥有定价能力,一旦产品无大幅度的竞争力利润也会下跌严重。

继而随着挖矿难度增加、加密货币市值起伏、竞品厂商增多等行业因素下,比特大陆需要面对的阻碍很棘手,例如当下最大的问题:如何解决存货滞销和新产品销售。对于比特大陆来说,如今的百亿美金市值是由优势点支撑而成,甫一掣肘,都将是一连串的因果反应。战战兢兢,比特大陆想要在IPO中破除凛冬的封冻,单靠矿机销售的主业务显然捉襟见肘。

值得欣慰的是,在比特大陆招股书发布后,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博士首次发文拆解了比特大陆的投资逻辑,这是来自古典互联网领域对比特大陆最友好的关注。

李开复发文中表示,“创新工场擅长把握技术趋势,在风口形成之前就在中早期提前进场。几年前布局人工智能加速芯片赛道时,发现了比特大陆,于2017年8月,对比特大陆完成A轮投资,成为比特大陆的第一轮机构投资人。”

在李开复看来,“高效能的专用人工智能芯片在人工智能时代将作为核心基础设施,其价值和意义空前。虽在这一领域涌现了众多新兴企业,但创新工场更看好比特大陆团队的技术能力。”

中国现阶段特别需要的半导体设计和批量生产能力,比特大陆设计生产的芯片是计算量最大的芯片,并已完成量产,这两点都实现的中国公司数量极少。更重要的是,比特大陆团队有很强的市场嗅觉。在区块链领域应用爆发的时候,找到了一个平台的机会。同时,这个技术也能够用到AI领域,而且已经可以看到很不错的第一批AI芯片产品。

创新工场执行董事王嘉平则表示,比特大陆发展到今日,矿机业务只是公司的起点。公司同时在人工智能领域和区块链技术领域布局,依赖其高效能ASIC的核心研发能力同时为世界的两条发展主线提供算力支持。“这也是创新工场投资比特大陆的另一个落脚点”。

而比特大陆在招股书也提及,此次集资所得将部分用于高科技AI芯片及AI应用的研发、生产。比特大陆董事长兼CEO詹克团在2018年9月19日创新工场的投资人闭门年会上的演讲内容可与此呼应。

詹克团演讲中解释到,2025年时整个互联网数据体量还会增长5倍,在人工智能发挥作用的同时,数据运算需求将存在更大的需求,目前Intel、微软等公司提供的计算芯片,性能在1T到5T之间。但据硅谷统计,2025年芯片的性能需要达到20T,才能满足深度学习计算的需求,这其中还有20倍的提升空间。

“近些年来,深度学习的计算从CPU进入到GPU,再到ASICs之后,还会变成定制化的ASICs,在这个过程中会有10倍的性能提升,才能够勉强在未来的5年之内满足地球上基于前面大数据和AI出现的巨大的计算的机会。”

由此看来,比特大陆的“上市”似乎也将是转型的开始,从刚刚我们分析到的盈利困难来看,如果可以将更大的芯片市场打开,比特大陆的未来盈利仍旧存在很好的愿景。

回归算力之美

比特大陆在区块链行业3年称霸,但从抛出招股书之后,比特大陆的命运我们不禁开始揣测,对于吴忌寒来说,一个外表平和,内心潮涌的创始人会出什么样的牌也无从依据。不过周周转转最终实锤招股的上市前戏相信也有吴忌寒性格之加持。

吴忌寒在《算力之美》中写到,“宇宙天然而熵增,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熵减,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这混乱的宇宙建立微末秩序。”“我们微小若尘埃,却要与宇宙对抗。”

这几句足据一个创业者面对困难勇气,而更重要的重点是在行动上他还写到“就算拥有顶尖智慧,但个人算力终有穷尽,必须寻找到更有效的办法,才有可能在数学和哲学上更进一步,除了优化算法,集中硅基算力为人类服务也不失为一种好的手段。追求算力表面是为了追求财富,后面也隐藏着追求真相的小心思。算力,可能是人类通往更高文明的一种有效手段,也是与熵增对抗的最有效方式。”

比特币以太坊出现的哲学都是在分散的形式上集中某一种或几种能力,而以此成为商业布局的基础。吴忌寒在这样的设定中似乎是在执着其所信仰的认知。而这个认知也恰如其分的在区块链兴起的时代中形成了今天的比特大陆。在顺利IPO后又会形成什么?会是另一个世界计算机来承载人工智能的计算吗?

吴忌寒曾表明,比特大陆为何要投入精力向AI芯片转型的原因所在。“比特大陆想运用自己的算力,向其他行业赋能,特别是与算力有天然的结合的AI行业。我也想在AI芯片的研发领域,通过算力能更高效地提升生产力,与区块链结合起来,拥抱这场新变革的到来,共同建造一个真正的区块链文明世界。”

当未来AI(生产力)、大数据(生产资料)、区块链(生产关系)三者真正结合之时,以更高倍的效率与速度推动文明走向更高等级。

至此,反观比特大陆巨头布局的形成,更像是算力从宏观理想到微观行动上的价值实现,生命从无序的环境中抽取有序的“算力”来对抗整个社会“熵+”,如今熊市的乱象丛生也成为了社会“熵增”的一部分,比特大陆的招股书或将当做开始熵减的檄文,从矿机产业到区块链行业再到人工智能互联网行业,云集响应。

本文来源 : 作者 :在线区块链
本文来自互联网,版权归作者所有,黑部财经发表此文出于专递更多信息,并不赞同次观点或描述。文章仅供参考。
编 辑
在线区块链

文章数: 555
浏览量:128